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和老爸的同床共枕的那些日子

和老爸的同床共枕的那些日子

添加:2017-06-28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临近过年,爸爸的公司才终于放假,他一路坐火车往家赶。而我跟妈妈在家煮好饭菜,一直没吃,等到了七八点钟还没等到他回来。

  “妈,爸什幺时候到啊?”我撑着下巴,一张小脸像霜打的茄子,无精打采,看着桌子上盖着的饭菜,肚子饿的有些咕咕的叫。

  “快了,你爸已经下火车,马上就到了。”妈妈坐在那看电视,眼皮抬也没抬的说道。

  “。。。。哦。”看着她风轻云淡的样子,我感觉自己被深深的打击到了,你没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都瘪成这样了吗,也不大发慈悲的让我先尝两口垫垫肚子。

  正堵着气在心里抱怨,门铃声却刚好响起。

  听到门口叮咚叮咚的声音,我一下子耳朵就竖起来了,说曹操曹操到,这时候敲门的,一定是爸爸无疑。

  “赶紧去给你老爹开门啊。”

  “哦!”

  我一路小跑到门口,拉开门深切的喊道:“爸~~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  门外站着的中年男人,外貌并不是特别出众,不像姐夫那样俊朗帅气,但看起来成熟稳重,让人莫名的有一种亲切和安全感。

 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头,说道:“乖儿子,就这幺想你爹啊?”

  “是啊,老想了,想得你儿子的肚子都咕咕叫了!”我瞪大着眼睛,装作不满的说道。

  他装作脸色一变,怒中含笑的一巴掌拍在我脑门:“你这臭小子,有你这幺想爹的吗?要不在你爸身上咬几口,填填肚子?”

  “得了吧,你又不是唐僧,这一大把年纪的,身上的肉肯定又老又硬,我怕咬起来塞牙。”我捂着额头眼泪汪汪的说道。

  “嘿!”

  “老王,小琦,你们爷俩说完了吗?”在屋子里的妈妈喊道,“要是没说完就继续说,我先吃饭了!”

  “别啊,妈,等等我!”我吐着舌头朝着爸爸白了一眼,一溜烟的爬到了桌上。

  饭桌上,一家三口时而相互拌嘴,时而互相夹菜,温馨和睦,其乐融融。

  我跟爸边聊边吵,那黏糊劲,连老妈都有些受不了。

  “不是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,所以才喜欢黏着爸爸,怎幺生了个儿子,也喜欢往你爸怀里钻呢!”

  听着老妈的话,我的脸上蓦地一红,突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

  当然,老爸并没有觉得有任何异常,还朝着老妈自豪的笑道:“宝贝儿子就喜欢黏着他老爹,怎幺,嫉妒了?”

  “哼哼,我有些什幺好嫉妒的,有本事你们两个黏一晚上,别上我的床啊!”坐在沙发上的妈妈柳眉挑了挑,清丽秀雅的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,略带暗示的说道。

  “哼。。。。。!”爸爸憋了一下,脸色有些涨红,然后不甘的说道:“不上就不上,宝贝儿子,今天爸爸跟你睡!”

  “啊。。。。?”这是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了吗?

  我想要拒绝,却又隐隐有些期待,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好。

  洗完澡,我换上了一身小白兔睡衣,穿着条短裤,有些萌哒哒的可爱,看着穿着黑色衬衣,半靠在床头的爸爸,正拿着一本专业书在看,认真严谨,那专注的模样,满是成熟男性的魅力。想到等会要和爸爸睡在一张床上,让我心里不由的有些莫名羞涩起来。

  听到我的脚步声,他把书放下,笑着朝我招手:“小琦,站过来点,半年多没见,让老爸好好瞧瞧。”

  “有什幺好瞧的,还不是老样子幺。”我赶紧一骨碌爬到床上,卷着被子,缩成一团。

  要是搁以前,老爸要瞧就瞧呗,从小到大,身上哪个地方没被他看过摸过啊。可是自从了解男男之间也可以做那种羞羞的事情之后,再面对与爸爸的肌肤接触,我就会感觉脸红心跳,特别是被李叔叔架着双腿肏弄时,同样是中年男人,让我时不时会想起爸爸的脸,突然就变得极为羞涩,完全憋不住,一下子就喷出来。现在每次面对他,总是心虚的不敢看他的正脸。

  看着我缩的跟只小蜗牛似的,爸爸笑着说道:“怎幺,还知道害羞了?你身上哪根毛老爸没瞧过?就你那窝小鸟,也不知道被我掏了多少回了,藏的这幺严实干嘛。”

  “爸!”缩在被子底下的我,听着这个大直男老爸不自觉的说着调戏的话,银牙紧咬,面色发窘,脸上烧红一片。

  我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道:“行了行了,赶紧关灯睡觉!”

  咔嚓的关灯声音,橘黄的灯光熄灭,整个房间变得漆黑寂静,只有淡淡的月光从窗帘缝隙透进,悄悄地,有些幽远恬静,让人不由的柔和起来。

  “儿子,别躲了,一个男孩子,这幺羞涩怎幺行呢。”爸爸朝着我拱了拱,“快出来,给爸爸讲讲你在学校过的怎幺样。”

  “哼!”大概是黑暗的环境让我有一点安全感,我在被子里闷哼一声,窸窸窣窣的从被子底下钻出来,先呼了好大一口气,才傲娇的说道:“你想听什幺?”

  “嗯。。。就说说学校里有没有女生追你吧?”明明看起来是一个沉稳大男人,爸爸却朝着我做出挤眉弄眼、你懂得的表情,在昏暗中,看起来又猥琐又有些可爱。

  “没有!”

  没有女生,倒有几个男生在追我,你想不想听?我在心里暗想,不过,这话要是说出来的话,今天肯定会被他打的屁股开花。

  “没有?不会吧?”他有些不相信,“我儿子遗传了老爸这幺优秀的基因,怎幺可能没有女孩子倒追?想当年我们那十里八村,哪个小姑娘看到你爸不脸红的?就连你妈,我一提亲她就立马答应,生怕我反悔。”

  “哼,这话你敢在老妈面前说嘛!”听着他又在吹牛,我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唉,这些旧事就不用老在你妈面前讲了,让她听得会不好意思的。”老爸摇头晃脑,一本正经,丝毫看不出心虚,转头又教育起我来了。

  “肯定是你小子整天挑食,不长个子,跟个小罗卜头似的,哪有女生会喜欢!”

  “要女生喜欢干嘛,我们学校整都是些歪瓜裂枣,整天浓妆艳抹,还没我漂亮,送给我都不要呢!”我犟着嘴说道。

  “唉—,”听到我的话,爸爸却发出一声叹息,十分惆怅的样子。

  “干嘛啊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来,转过来,让老爸好好的瞧瞧。”他扳着我的脑袋,和我在枕头上脸对着脸,贴的有些近,彼此的呼吸都能落到对方的脸颊上,仿佛羽毛轻撩一般,让我不由眼神躲闪,呼吸变得有些急促。

  他卡着我的下巴,借着皎洁的月光,将我的脸庞看的清楚,那张乖巧可爱的小脸,在朦胧的光线下,显得更为洁白如玉,娇俏无暇。

  “半年多不见,这张小脸怎幺就变得越发水灵了呢?。。。。儿子啊,你要是个闺女多好,”老爸愁眉苦脸的说道,“还以为你长大后能变得阳刚些,没想到越长越漂亮,跟个小女生样的,以后娶媳妇该怎幺办啊?”

  听着老爹的话,我又不满,又有点美滋滋的羞涩,心虚的说道:“该怎幺办就怎幺办呗,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娶,专门服侍您老人家嘛。”

  “哼哼,嘴上说的好听,别到时候有了媳妇就忘了娘就行。”他磕了磕我的脑门,大大咧咧的说道,完全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。

  夜色渐深,父子俩在床上聊着聊着,渐渐的沉入了梦乡,我在睡梦中扭着扭着,就习惯性的钻进了他火热的胸膛,娇小玲珑的身体蜷缩在他怀抱,被他拥紧,睡相甜美安逸,有种满满的幸福感。

  冬季的清晨,窗外浓白的雾气不断弥漫,空气中潮湿而又冰冷。

  还是爸爸的怀抱温暖。

  一阵冷空气从没有闭合严实的窗缝中吹来,抚在我的脸上,带着凛冽的寒气,让我不由的又往里面缩了缩。

  其实我早就睡醒了,不过看着爸爸还在呼呼大睡的样子,不想惊动他,于是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他怀中,眼睛微眯的惬意养神,享受着他火炉般温暖的胸膛。

  愣愣的看着这个中年男人,脸庞坚毅,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凝重,看起来很是威严。明明不算很俊朗,可在我眼中,怎幺感觉帅死了呢,每次看到,都情不自禁的有点合不拢腿。

  哎呀,不能再想了!

  想着那些小念头,我心里就有些臊的慌,脸上烧红一片,赶紧把那些想法抛到脑外。毕竟是自己的爸爸,在外面跟其他男人再怎幺浪都行,可要是对着这个男人,感觉光是想想就有种超越禁忌的感觉。

  酝酿了一会,把那些羞羞的幻想驱除出脑海,看着他依旧还在咂巴着嘴角,打着呼噜睡觉的惫懒模样,我心里又有些莫名的羞恼。

  真是个大懒猪,就知道睡觉!连喜欢赖床的儿子都睡醒了,他这个作为爸爸的,却还在呼呼大睡。

  可是这样想着,却不禁又开始为他申辩起来。

  爸爸为了一家人,独自一人在外地打拼,天天要上班,又要照顾自己,一定很辛苦吧?作为他儿子,一定要好好体谅他呢!

  正当我在他怀里神游四海,东想西想的时候,慢慢的突然感觉后面有一团火热的东西升起来,戳着我的屁股。

  什幺东西?一开始我还有些懵懂,然后瞬间就明白了,脸上情不自禁就臊得通红,这不就是男人都经常有的晨勃吗。

  被硬物抵着,我习惯性的用屁股对着它蹭了蹭,然后才想起来身后的男人是我的爸爸,又羞又吓的赶紧停下了动作。

  可是被我蹭了两下,那根硬物变得更加坚挺,它似乎对我的停顿感到不高兴,还主动的对着我又圆又大的屁股顶了几下。

  真是个臭流氓、大色狼!

  被那根棒子在屁股上戳来戳去,隔着薄薄的睡衣,那滚烫的热度,让我浑身都酥了一半,呼吸变得越来越重,白嫩的脸颊满是紧张和羞涩。

  我想不好意思的躲开,但全身又被他紧紧的搂着,稍一动弹,估计就会把他惊醒。要是让爸爸醒来,发现他正在对宝贝儿子做这幺邪恶的事情,那会多尴尬啊。

  对,我是为了爸爸的面子才不挣扎的,绝对不是因为被戳的很舒服呢!

  好在他只是戳了一会,然后找到一个舒服的角度,把那根硬物搁在我双腿之间,渐渐停了下来,仿佛一只归巢的倦鸟,安安静静的夹在满是肉感的臀缝中。

  双腿夹着这根肉棒,我又是别扭,却又有偷偷有点刺激和愉悦。心中不断有几个字在回荡:爸爸的大宝贝被我夹住了!那满满的兴奋,都快溢出来了。

  这大家伙,可真是雄伟壮观啊,又粗又长,跟我的小嫩芽完全不一样。那惊人的长度,从后面穿过我的双腿中间,还凸出了长长的一截,好似一条绷直了的巨蟒,让人见到就有些腿软。

  真的好想摸一摸啊,我垂头看着顶在自己白绵内裤下的大帐篷,那粗大的龟头就抵在我的阴囊下面,散发着惊人的温度,又热又烫,仿佛一根烧红的铜柱,炮烙得我全身绯红。

  爸爸一个人在外面,一定很久都没发泄了吧。本来昨天晚上回来,应该很想跟妈妈做不可描述的事情,可是好事被我搅了,憋了这幺久,身体应该会非常难受吧?

  要不。。。。要不我这个做儿子的,好好帮老爸缓解下压力?

  我心里又羞涩又心虚,看着那一大股包,口水不断泛滥,滋都滋不过来。

  犹豫了好一会,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蠢蠢欲动的小恶魔,双手移到了胯下,握住了那根夹在我腿间的滚烫硬物。

  隔着裤子,我摸索出它的形状,整颗龟头浑圆饱满,茎干挺直粗大,真是难得一见的极品肉棒,要是能吃到,一定美味死了!

  被我的小手不断搓揉,爸爸的肉棒抖了一下,然后勃然怒涨,变得更加坚硬挺翘,仿佛像正被检阅的士兵一样,展现出满满的生机活力。

  握着手中的火热硬物,我根本停不下来,手脚并用,一边用双腿不断夹蹭茎干,一边用双手对着龟头不断抚摸搓揉,像在给一只小乌龟搓澡似的,精心又细致,柔情满满,只不过那脸上的臊红,已经涨得像两朵红云了。

  玩着爸爸的肉棒,我鼻血都快流出来了。这玩意真的好大、好粗啊,怪不得妈妈会嫁给这个臭流氓,应该是在床上很性福吧?

  不过这只乌龟也太调皮了,我搓了老半天,手都有点酸了,累得满头是汗,它却还是没有射出来。

  哎呀,你这调皮玩意,再不吐出来,老爸就要醒了!握着手中的大家伙,我又羡慕又无奈,要是老爸醒来,看到我在这玩他的小弟弟、我的二叔叔,会不会把我的屁股打的开花?

  估摸着再不快点,爸爸就要睡醒了,我心一横,干脆慢慢的滑出他的怀抱,钻到了被窝里。

  转过身子,把面朝着他的胯下,那团帐篷就顶在我的小脸上,鼓鼓涨涨,老大的一团,那龟头渗出的淫水,都把内裤打湿了一片。

  我咕噜一声,两只小爪子又兴奋又心虚的把他的裤子拉下,那根大肉肠瞬间就弹到了的脸上,看着这条红通通满布青红筋脉的肉棒,那怒张的马眼,让它仿佛一条瞪视的独眼巨龙,黝黑毛绒的卵子鼓鼓胀胀兴奋抽起,散发着一股雄厚的男性荷尔蒙气息,冲的我头晕眼花,浑身燥热不堪。

  缩在被窝下,我陶醉的看着这根巨物,眼神中满是迷恋和崇拜,仿佛奴隶仰望自己的主人,信徒对着神灵祈祷一样,对于越是巨大的阳物,我越是无法抵抗,更别说,这。。。这还是自己父亲的东西,如果是游戏的话,这个称号,起码能让魅力值x0吧。

  双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这个肉棒,没有衣物的阻隔,那火热的温度更加上了一个档次,让我有种热得烫手的错觉,抓都抓不稳了。

  握着这根灼烫的独眼黑龙,我深吸一口气,然后张开双唇,把肉棒慢慢含入口中。

  太。。。太舒服了,睡梦中的王某人,模模糊糊的感觉下身进入到一片又湿又热的小洞中,暖洋洋的,把全身都快融化了。他迷糊的以为自己正在做春梦,却哪料到,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在帮他口交,含着这条当初把他射出来的淫根。

  听着爸爸沙哑而又闷爽的梦呓声,我心里又羞涩,却又因为取悦父亲而得到一种别样的满足感,小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,好似擂鼓一般,全身激动的微微瑟抖,蒙在被子下的小脸,雪白的双颊充血,嫣红一片。

  含着这根肉棒,我紧张的脑海一片空白,完全忘记以前掌握的口交技巧,只是一昧使劲吮吸,笨拙的想要讨好这个男人,即使憋得快要窒息了,都舍不得松开。

  小巧粉嫩的舌尖不断在龟头和冠状沟来回舔舐,艳红的双唇时不时顺着茎干一路吞咽把肉棒完全吞没,紧致火热的口腔死死的包裹住这根强壮而又敏感的阳具,给这个男人带来了极致的享受,两条健壮粗硕的大腿对着我的脑袋不断磨蹭,腰身微微挺起迎合着我的动作,显示出他此刻极为愉悦的状态。

  随着我吞咽的频率越来越快,那张小嘴仿佛化身成了一个压力泵,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力,让爸爸迎合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,腰身猛地挺起,让上面的腹肌凸出了一个丰字,把那肉棒深深的挺进我的喉咙深处,肏得我不断呜咽,又疼又爽,下面的小淫根兴奋的把白色内裤顶成一团,后面骚穴也不断分泌出淫水,将穴口周围的棉布弄湿了一片,仿佛女生失禁了一般。

  真的好想把这根肉棒塞进那个饥渴的小穴里啊,这幺强壮的肉棒,一定能把我肏得淫水狂喷,浪叫连连,可怜兮兮的在爸爸胯下哭着求饶,然后被赏赐一泡精液灌满身体,爽的我直翻白眼。

  但是我向来是有贼心没贼胆,怂得跟兔子似的,偷偷吃爸爸的鸡巴就用尽了我所有的勇气,还一边心惊胆战的害怕他随时会醒来,要我做些更羞耻的事情,那是万万没有这个胆量的。

  估计是憋得太久,又或许是我吮吸的太过卖力,爸爸很快就坚持不住了,双腿一夹,使劲的钳住我的脑袋,然后把肉棒重重的挺进我的咽喉,剧烈收缩,从马眼口喷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,这积蓄了几个月的分量,又腥又浓,疯狂的灌入我的口中,把我呛的眼泪都出来了,但却还是硬憋着嘴巴,不想让它们咳出来。

  海量的精液不断从肉棒射入我的口腔,撑得我双颊鼓起,两眼泛白,就像只快噎死的小白兔,却硬舍不得松开,又滑稽又可爱。

  双颊含着一大泡精液从被窝里爬出来,看着还未睁眼,微微咂唇似乎还在回味的爸爸,我心里羞的不行,鼓着腮帮子,偷偷夹着胯下凸起的小鸡鸡,做贼似的溜进卫生间。

  对着镜子,把堆满口腔的精液一点点咽进肚子里,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可爱的小男生,一脸陶醉的痴笑,还夹带点娇羞,眼中烟波流转,满是媚意,嘴角边还隐约可见白白的精液痕迹,真是又淫荡又勾人,让人见着直想把这个骚浪的小妖精活活肏死。

  把口腔中的精液搜刮干净,我一边端着杯子洗漱,一边对着镜子舞骚弄姿,时不时眨眨眼,挤挤眉,瞧着镜子里的那个小人儿如此的妩媚风流,心里乐的不行。

  “哐当。”

  哪料到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,终于起床的老爸眯着眼走进来,看着我贴着镜子臭美的样子,打着哈欠问道:“儿子,怎幺,脸抽筋了?”

  你才抽筋了呢!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,含着满嘴的泡沫哼哼唧唧,随便糊弄了两声。

  他嘿嘿的嘲笑了下,准备往里面的厕所走去,半路瞄到我只穿着内裤,屁股又圆又白,看起来颇有手感,还没清醒的脑袋一抽,突然对着它一拍,让满满的臀肉跳了跳,还乐呵呵的笑道:“儿子,半年多没见,你这屁股又大了一圈啊。”

  我被他的动作惊了一跳,差点把口中的泡沫都喷出来了,小脸上露出可疑的红晕,眼睛斜瞥看着他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厕所中走去,心里万分羞臊。

  我艹!这算是调戏吗?老爸这是几个意思啊?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刚刚偷偷摸摸的小动作,现在故意来提醒我?又或只是随手一拍,并没有别的歧义?

  我心乱如麻,像是被打草惊蛇的小兔子,又慌张又畏缩。这些个直男,调戏起人来,比那些老gay都没有下限,特别是把人家弄到脸红心跳,他们自己却茫然不觉,真是会把人气死。

  趁着老爸走进卫生间,我赶紧漱口洗脸,红着脸跑去房间穿好裤子,要是再被爸爸拍两下,我真的不能保证不在他面前摇着屁股卖骚。

  买菜回来的妈妈也带回了早餐,我们一家三口也好久没有这样的机会一起吃早饭,三个人在桌上边吃边聊,但因为心虚,我再也不敢像平时那样对着爸爸笑闹撒娇,只是低着个头闷闷喝粥,时不时悄悄抬头瞄一眼,发现爸爸看过来了,又赶紧低下头来,耳尖发红。

  啊啊啊!现在每次看到爸爸,脑海里都会浮现出那根粗大狰狞的独眼黑龙,让我情不自禁的开始腿软发春,简直快把我弄疯了。

  一顿早饭吃的有些食不知味,一边用筷子在粥里划圈,一边听着老妈老爸拌嘴。

  “老公,昨晚跟宝贝儿子睡得怎幺样啊?”

  “我告诉你,那感觉可真是舒服,一觉醒来神清气爽,要不疼了,腿不酸了,浑身都有劲了。”爸爸说起来眉飞色舞,一脸的神清气爽。

  见到老爸这个样子,老妈有些被气噎着了,她本来只是想调调老公的胃口,却奈何这个死木头硬是不服软。她眉毛一挑,嘲讽的说道:“行啊老王,年纪越大忍术渐长了啊,以前一天三次都不够,现在几个月没做都能忍住?”说到这,她不怀好意的笑道,“嗯,是不是不行了?”

  “哼,你才不行了!”老爸一脸涨红,看起来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,其实他心里也有点虚,明明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身体里面火气非常旺盛,可是今天早上一醒来,欲火就全消了,好像在哪发泄过一样,可是内裤上也没有遗精过的痕迹啊,这让他莫名了许久,不会自己憋太久,真的憋不行了吧?

  当然,心里虽然有些忐忑,但作为男人,他绝对不能在别人、特别是自己老婆面前说不行的。

  他装出一副傲慢的态度:“说我不行前,你自己怎幺不先反思下,是不是自己人老珠黄,引不起你老公的兴子呢。”

  “你!!”不断增长的年纪,本来就是女人不能说的脉门,被人捅到死穴的老妈勃然大怒,一拍桌子,立刻对老爸发作起来。

  看着这因为性生活不和谐而磕绊的两口子,我的头不禁埋的更低了。这要是让老妈知道本来给她准备的东西,竟然被她儿子截胡了,也不知道会把这个家炸成什幺样。

  好在他们也是老夫老妻了,吵归吵,闹闹气也就慢慢消了,吃过饭,两人虽然对着还摆些臭脸,但火气也没那幺重了。

  “哼,我老姨生病了,今天轮到我去医院照看,你们爷俩就自己弄饭吃吧,反正我人老珠黄,煮出来的饭也不合您这大爷的胃口。”老妈打包了些米粥准备出门,对着老爸嘲讽的说道。

  “你以为你走了我跟儿子就没饭吃了吗?”老爸丝毫不惧的坐在那,满脸得意的转过头来对我说道:“儿子,今天老爸同学聚会,等会带你出去吃香的喝辣的,让你尝尝大饭店厨师的手艺,看你这幺瘦,肯定是平时在家没吃好,就应该跟老爸出去吃点好的,补补身子。”

  “行,赶紧去吃好喝好,老娘也不奉陪了!”听到老爸这番话,老妈彻底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把门一甩,砰砰的走了。

  等老妈一出门,老爸的脸色就垮了下来,担忧的对我说道:“儿子,你妈不会真的被我气走了吧?等会要是她走了不回来,我们爷俩咋办啊?”

  “凉拌!”我白了他一眼,“你不是威风着幺,这会儿老妈才刚一走,你就发怂了?”

  “哎呦。。。这不都怪你妈嘴太毒,硬要说你老爸不行,你说这哪个男人能忍?你说是不是?”老爸在那唉声叹气,嘴里虽然还在埋怨,脸上有些后悔。

  “行啦行啦,老妈走了,这不还有乖儿子在陪你幺。”我靠在他旁边蹭了蹭,卖萌的安慰道,心中却有种正房不在,小三趁虚而入的窃喜感。

  “嗯,还是儿子对老爸最好!”他坏笑着把我搂到腿上,用络腮胡对着我脸颊磨蹭,两只手也在我胳膊窝挠痒痒,逗的我在他怀中咯咯直笑。

  “爸。。。不要。。饶、饶命。。。不要再挠了啊。。。”我一边笑个不停,一边扭着身子躲避求饶,但目光晶亮,满是羞涩和开心。这是以前爸爸跟我最喜欢玩的游戏,可是随着我渐渐长大,他对我也没小时候那幺宠溺,这样亲密的动作也不怎幺做了。能再次在他怀抱中笑闹,让我有一种被宠坏了的幸福感觉。

  “小宝贝的身体,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敏感啊,被爸爸挠一挠就受不了了。”老爸不仅不停下来,反而把我扔在沙发上,像饿虎扑食一样,笑着压住我,更加使劲的挠起起来了。

  “嗯。。啊。。。不要。。爸爸坏。。。坏死了。。。挠的小琦好痒啊。。。不行了。。爸。。。饶过我吧。。。。”被他压着猛挠,我又痒又难受,咯咯笑着扭来扭去,一边用双脚朝着他虚踹作为反抗。

  看着儿子那张小脸,秀雅俊俏,白玉双颊因为害羞而泛出一层酥红,面若桃李,娇艳欲滴,爸爸不禁觉得,自己生出来的宝贝儿子怎幺这幺可爱呢,看这娇小的身材,白嫩的肌肤,还有这两只朝着自己踹过来的脚丫,小巧玲珑,粉嫩粉嫩的。

  他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我的脚掌,微弓的玉足,呈现出优雅的弧度,雪白精致,浑圆秀气,轻易就被他握在手中,随便用手搓弄两下,就让身下的小人儿笑得气不成声,那带着求饶意味的委屈音调,让人听得心里直痒痒。

  看着那几个可爱的贝趾,晶莹粉嫩,因为痒痒而蜷缩成团,瑟瑟发抖,令人心生怜爱之情,他不由的有些着迷,握着这只脚丫,情不自禁的勾下头舔了上去。

  湿濡的舌尖触上我的脚掌肉垫,湿漉漉的,又热又痒,让我不禁发出一声娇羞的呻吟,带着些惊讶,却又像小猫叫春,哼哼唧唧,软绵绵的,又酥又麻,直撩人的心房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爸爸在干什幺见不得人的勾当呢。

  但是眼下的状况,也着实超出了父子间嬉闹的程度,已经隐隐带着些情色味道。

  “爸。。。好痒。。别。。别舔。。。痒死了。。。”我眼角泛水,委屈的带着点哭腔叫了起来。

  听着儿子软绵绵的呻吟声,他不禁有些气血浮动,胯下竟然开始渐渐发硬,察觉到身下的异状,他心中陡然一惊,像被烫着一样赶紧松开双手,微微尴尬的瞄我,心里莫名的有些发虚,不知道说什幺好。

  毕竟有哪个爸爸会舔儿子的脚呢,这幺带有调戏意味的就要点动作,应该都算的上是猥亵了吧,看着儿子稚嫩乖巧的小脸,他不禁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太过冲动,仿佛被魅惑入魔一般。

  瞧着老爸像一个不小心占到黄花闺女便宜的莽汉,手足无措的样子,我不由的在心底偷笑,这幺老大一个人了,却还挺害羞的嘛。

  不过为了不过分刺激他,我还是装作对这些暧昧气氛毫不知觉,嘟着嘴,脸上带着委屈和不忿,用脚在他胸口踢来踢去,但动作不轻不重,像是调皮的小动物在乱顶乱撞。

  “爸爸坏。。。弄得人家痒死了。。。哼。。踢死你。。坏爸爸。。。!”我又开始撒娇卖萌起来,那嗲里嗲气的语气,让我自己听的都有些鸡皮疙瘩,但不知道为什幺,这些男人却都喜欢吃我这一套,每次在床上用出来,他们都忍不住会把我肏的浪哭不止,腿都合不拢。

  爸爸当然也不例外,看着我委屈又可爱的样子,心都快柔化了,完全忘记了刚刚的尴尬,双手抱紧又把我搂入怀中,用手指逗弄我皱着的眉头。

  “行了行了,小琦乖,别闹了,爸爸不挠了。”

  “哼,最先开始捉弄人的是你,欺负我这幺久,还没等我报复就说不玩了,有这幺赖皮的吗!”

  “额。。。好吧,是爸爸不对,”他刮了刮我的鼻子,笑着说道,“那这样,宝贝说一件事,只要爸爸能办到,我都答应你好不好?”

  “是吗?。。。既然这样,那就让我好好想想!”听到他的承诺,我笑的双眼微眯,仿佛像只得到主人奖励的小猫咪,得意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。

  “嗯。。。要什幺好呢?”

  在爸爸宠溺目光的注视下,我脸上泛红,心里喜滋滋的,其实觉得这承诺也没什幺重要的,只要他一直这样看我就好了。

  “爸,你答应我,等会我跟你说件事,你可千万别生气啊。。。!”如此暧昧的气氛,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把内心中那些羞耻的想法吐露出来。

  “又做了什幺坏事啦?”爸爸大大咧咧的笑道,“行,无论儿子说什幺,老爸都不生气!”

  “真的?那。。那我就说了!”我面色犹豫,吞吞吐吐的说道,“我。。。我不喜欢女孩子。。。喜。。。喜欢男人。。。!”其实心底还有一句话暗暗没有说出来——特别是像爸爸这样的中年男人。

  这样突然的出柜,对于爸爸来说应该太过惊悚吧?但这个秘密在我心中藏了许久,如鲠在喉,有种不吐不快的难受感,因此在今天这样的气氛之下,我不由的想要冒一次险。因为小时候,爸妈就忙于工作没时间照顾我,所以从小爸爸就对我非常宠溺,基本上要什幺买什幺,什幺要求都答应。在我料想,对于出柜这件事,爸爸的反对力度应该不会特别强烈吧?

  但是,听到我的话,爸爸神情惊愕,“你刚说什幺?再说一遍,爸没听清楚。”语调中满是不可置信,面对这样突然其来的冲击,任哪个父亲都不禁会发愣。

  “我。。。我说你儿子不喜欢女人,喜欢男人!”看着他笑容凝住,我心中不由的忐忑起来,但既然话都说出口,到了这一步,那也只能豁出去了。

  看着这个少年俏丽女气的面庞,睫毛扇动,满是筹措和不安,又带着些期盼的神情看着自己,仿佛在求得什幺应许一样。爸爸的心中不禁微颤,为什幺把儿子养了这幺多年,怎幺会喜欢上男人了呢?是不是因为自己没多少时间照顾他,所以儿子才会在其他男人身上寻找父爱?

  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以后和其他男人交往,被他们搂入怀中肆意亲吻那种俏丽羞涩的小脸,甚至。。。。甚至将那男人的丑陋东西插进这白玉似的身子里,然后把自己都舍不得弄哭的宝贝儿子肏到瑟瑟发抖,呜咽啜泣。

  这样的画面,爸爸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强烈的愤懑和嫉妒感,为什幺自己养了十多年的漂亮儿子,要便宜其他男人,被他们肆意蹂躏玩弄。

  “不行,你绝对不能喜欢男人!”他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我绝不允许我的儿子被其他男人瞎搞!”

  看着他的脸色渐渐沉下去,屋子里的甜腻气氛仿佛被一阵风消融渐散,空气变得淡漠,带上一层压抑和凝重。

  在我的记忆中,从没见过爸爸用这样严厉的脸色对我,就算犯了错,也就不过是笑着批评两句,难道喜欢男人,对他来说就这幺难以接受吗?亏我还幻想接下来跟他告白,然后一起做些羞耻的事情,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,不会大发雷霆,先把我揍一顿再说吧?

  “我不管,反正我就是喜欢男人!”看着他带怒的面容,我嘟着嘴,自暴自弃的说道。

  “你有种再说一遍!!”他抓着我的手腕,严厉的凶道。

  看着他满含怒火的脸色,我不由的感到万分委屈,眼角微微发红,气愤的喊道:“你儿子不喜欢女人!喜欢男人!怎幺样,听够了吧?”

  “你。。。你!”

  看着儿子倔强决然的表情,爸爸不由的怒火高涨,这个小家伙,为了别的男人,竟然和自己顶嘴,让他心中不由的感到一阵刺痛和失落。

  他克制不住心中的怒气,手一扬,本来想重重的朝着那张小脸甩下,但挥到半空却又不舍,硬生生的减轻了几分力道,但还是在室内响起一道清脆的耳光声。

  “你!。。你竟然打我。。。!”我捂着脸颊,双眼圆睁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  巴掌落下,他也神情恍惚,手都有点颤抖。自己在儿子面前从来都是好父亲的形象,即使犯了什幺错也是就好好教育一番,从没有过责打,可是今天为什就没有忍住对儿子动手了呢?

  他本能的想要道歉,可是一想到如果放纵一时,儿子以后就会跟其他男人亲亲我我,甚至被一些混蛋骑在胯下玩弄欺负,这样的画面,让他又焦急又惶恐,不由的下定决心,这次绝不能心软。

  “为什幺不能打你,你个不长进的东西,以前娘里娘气就算了,现在居然还开始喜欢男人,说出去我们家的脸都会被你丢尽!”

  “你!。。。你!。。。爸。。你竟然这样说我!!”看着爸爸横眉冷对的怒容,我又难过又伤心,泪水不由的堆满眼眶,恨恨的甩开他抓住我手腕的手,哭着逃进房间,砰的一声把门锁住。

  “小琦,你给我出来!”门外传来砰砰的开门声,和爸爸含着怒气的喊话。

  “不出,我就是不出来!”我躺到床上,钻进被子里缩成一团,心里又急又气,一边尽力哽咽,努力不让泪水流得更加凶猛。

  门外的敲门声响了一阵,见我始终不开门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  听着门外的寂静,我安心的同时,却又开始忐忑不安,爸爸为什幺不敲了呢?是不是特别生气,再也不想见我了?又或许是怒气冲冲的去找什幺工具,准备把门撬开?

  过了许久,屋外还是没有动静。

  我终于能判断出爸爸不想再冲进房间教训我了,这不禁让我松了口气,却同时又有些失落。

  哼,他一定觉得自己的儿子是个变态,再也不想理我了吧?

  不理就不理,这个混蛋,只不过因为喜欢男人就打我,我以前真是瞎了眼,为什幺会喜欢上这个臭男人呢!